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公司动态 经世教育研究 华晟视界 《知行》online
“能力本位”人才培养模式对高等职业教育向应用型转型的适应性研究
发布时间 : 2016-11-15

       一、      关于Competency Based Education—“能力本位”教育观

       Competency Based Education,即“能力本位”,简称CBE,萌芽于二战后退役人员的转业训练,在60年代中推行于美国师范教育体制中,后风靡全球,在各个职业教育制度中都有所体现(如美国的社区大学制度、德国的双元制、英国的现代学徒制等)。九十年代,CBE教育思想从加拿大引入我国并“落地生根”,经历工业化及现代化洗礼,其内涵随着我国职业教育体系的成长不断丰富进化。
       以构建主义为导向的能力本位教育观试图将传统学科本位教育和以技能培养为主的职业教育中各自强调的部分融合起来,塑造集专业知识、特定技能和一般职业技能于一身的人才,这种教育观对我国本土能力本位教育观的形成及高等职业教育应用型转型的相关理论研究有着重要意义。
        在我国教育界,“能力”被公认为成就工作、生活、学习的个体能力元素的综合体,这些能力元素是显性的或者隐性的,而且是相互联系的。可见,我国对于“能力本位”的认识已经跨越了“技能操作”的初级阶段,达到了国际研究的较高水平。

        二、      基于“能力本位”的人才培养模式内核解构

       (一)“能力”内核释义模型

        从构建主义导向的能力本位观出发,对“能力”的理解,并非只代表动手能力或技术操作能力,既不能单纯将其勘定为任务完成,又总是与特定的职业情境联系在一起。在高等职业教育体系中,要把“能力”的视野从特定的职业岗位所需的知识(与本职工作紧密相关的理论知识和新技术)、技能(完成本职工作所需的实际操作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态度(职业道德标准和行为规范)拓宽到更广的领域,既包括从长远个性发展所需的一般素质和能力,也包含近期职业流动和职业迁移能力,是一种整体性、系统化的概念。
       参考英国学者高夫·斯坦顿的整体能力构建模型(见图1),结合西方职业技术教育领域用于现代人才层次分类的“职业带”理论(见图2),同时,依据《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年)》(教发[2014]6号)对人才培养的指导意见,我们将本土化能力本位观进行模型化处理,见图3。
       该能力模型将一般化的能力观(知识、技能、态度)与促进职业流动岗位迁移的素质能力相结合,将“能力”分为不同等级水平的素质结构(技能操作、技术技能应用、技术技能复合、技术技能创新),契合现代职业规划体系对人才培养的要求,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二)本土化“能力本位”人才培养模式与传统模式对比

       本土化“能力本位”教育观是对校企合作人才培养模式践行经验的返溯。在我们的人才培养模式中,是以整体能力培养为目标,以学生为主体,构建完整科学的课程体系、实践支撑平台、“双创”平台作为支撑,建立“双师混编”队伍,通过探索实践和理论的平衡教学,既不同于普通高等教育理论研究重于实践操作,也不同于中等职业教育重视技能掌握缺乏理论学习能力培养,而是培养具备理论学习能力以及实践技能操作的双能力、应用型、成长性人才。
       同时,这种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内含我们多年来推进高等职业教育改革历程中所提炼的五大理论精粹:以SMART职业规划体系作为顶层设计配套四大具备企业特色的助推器——MIMPS教学法、工程师自主教学法、职业管理体系、信息化支撑平台,其结构如图4。
图4  SMART职业规划体系
       从“学校”、“学生”、“企业”三位点,再从课程体系、实训实践机制及师资建设三个方面比较传统人才培养模式与能力本位人才培养模式(见表1)。
       根据上表对比,从“学校”、“学生”、“企业”三个角度来看本土化的能力本位人才培养模式,具有以下特征。
        1.         目标明确:通过理论教学与实践的有机结合,以培养对象的整体职业能力为目标;
        2.         模块化项目驱动:打破以学科知识体系为标准的传统模式,代替以模块化、项目化的课程结构;
        3.         双师混编:校企双方共建师资;
        4.         教学翻转:以学生为主体,学习过程尊重个体差异性,内容灵活多样化;
        5.         全面评估:反馈机制结合结果导向和过程导向,评价更加客观真实有效。

       三、      应用型转型的具体人才培养要求与能力本位人才培养目标

      (一)当前高等职业教育人才培养目标定位阐释

        当前我国经济社会正处于转型期,产业发展整体力求技术进步、创新驱动、转型升级。以此为背景,分析2010年以来的职业教育相关文件,发现高等职业教育人才培养的总体要求在进一步地深化明确。
       2010年7月,《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首次从建立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的角度提出要“发挥高等职业学校的引领作用,重点培养高端技能型人才”,并明确强调终生教育理念,促进职业教育多元化分层次,点明从专科到研究生再到博士生亦可成为验证高等职业教育学力途径之一,肯定职业教育在终生教育体系中的衔接融通作用。
       2011年《教育部关于推进高等职业教育改革创新引领职业教育科学发展的若干意见》对高等职业教育人才培养目标表述为“高端技能型人才”。
        2012年《国家教育事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指出“高等职业教育重点培养产业转型升级和技术创新需要的发展性、复合型和创新型技术技能人才”。
        2014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提出“培养服务区域发展的高端技术技能人才”。
        2015年《引导部分地方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的指导意见》指出“推动转型发展高校把办学思路真正转到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上来,转到产教融合校企合作上来,转到培养应用型技术技能型人才上来,转到增强学生就业创业能力上来,全面提高学校服务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和创新驱动发展的能力。”
        从以上政策文件中可以看到,越来越强调“人”是推动产业发展、经济社会变革的核心,教育教学要培养产业一线所需的技术技能应用型、复合型、创新型人才。
        应用型人才:与理论学术型人才相对,应用型的定位是能将知识与科技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创造直接的经济利益和物质财富。
       复合型人才:即全面发展型人才,其多面性需体现在知识、能力、思维学习等多方面,复合型人才不仅在专业技能应用上具有突出的专业性,还应在关联领域有较高技能水平。
       创新型人才:创新型的定位是在包含有应用型、复合型特征基础上具有创造性的人才,创新型是对应用型、复合型特征的总结与提升。

     (二) “能力本位”内涵与当前人才培养目标的对接

       从应用型到复合型再到创新型,人才的格局要求越来越高,分布态势整体层金字塔型。随着人才要求的提高,高等职业教育的层次性也随之体现(见图5)。
图5 产业发展中的人才培养层级
       而我们的本土化的“能力”内核释义模型正是基于这样的人才培养层级而建立,高度契合当前高等职业教育转型思想及人才培养目标(见图6)。

        四、      能力本位人才培养模式在部分转型本科院校中的践行情况

        2014年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大力推动专业设置与产业需求、课程内容与职业标准、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三对接’”的提升人才培养质量的新要求,即学校的专业设置要能满足当前的产业需求以及未来产业发展需求;服务于学生的课程体系设置要充分考量企业中的岗位任职标准;高等职业教育的教学内容要能够再现生产过程的典型任务。这为向应用型转型的普通高等院校提供方向性指导。
       作为ICT产教融合创新基地的南宁学院中兴通讯工程学院,自2012年合作办学以来培养通信类专业人才超过900人次。实际合作办学进程中,学院结合自身优势,遵循“能力本位”原则,专业设置充分考虑产业需求,课程体系全面对接职业标准,教学过程与生产过程并行互补,转型成果颇丰。
       1.         优势专业嫁接,支撑“东盟”通信产业需求
       在“一带一路”政策推动下,为对接广西信息产业群,中兴通讯陆续将4GLTE移动通信、物联网、云计算等前沿核心技术及企业设备投放到合作学院,借由校企双方资源,设立移动通信、物联网等信息技术类专业对接大量ICT产业细分行业,支撑区域通信人才需求。学院整体对口就业率达到94%,同时,依托产业需求建设的专业供给也促使88.87%(数据信息来源南宁学院2015年毕业生就业统计)的毕业生留在广西发展,为南宁建设东盟信息港,服务“一带一路”政策建设搭建了先进的技术平台和人力支撑。
       2.         职业标准为先,构建多元化的课程体系
       学院各个专业的课程设置中,理论通识教育课贯穿整个教学周期,专业基础课前期导入,专业核心课参考企业实际应用,实践教学依托丰富的信息化实践教学平台、企业现场实践项目及校内外专业技能大赛等,先进的职业人训练课程贯穿整个教学周期,在指纹打卡、模拟面试、虚拟公司等多样化的活动中培养巩固学生良好的职业风貌和综合素质。
       3.         生产过程再现,教学内容实现理实结合
       学生的整个学习周期通过大量的实践环节来验证巩固理论学习,并通过理论学习不断加深实践能力。在实际教学中以“能力”构建为目标,结合企业资源优势,引进企业工程实践项目入校交付、企业提前入校选拔人才进行储备式培养等方式,使学生在高度实景化的职业场景中完成知识和技能的积累,最终达到应用型人才理论学习能力和技能应用能力的“双具备”,为人才的后期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
       从南宁学院中兴通讯工程学院向应用型转型的示例来看,“能力本位”人才培养模式对高等职业教育向应用转型的适应性良好,甚至更本质地说,“能力本位”对于我国当前的职业教育体系,应成为贯彻坚持的基本理念。

       五、      结语

       自“能力本位”教育观引进我国,其内涵本土化之后,其意蕴贴近我国国情现实并结合我国高等职业教育理念不断发展深化。“能力”概念的创生性和综合性,决定了“能力本位”人才培养模式在高等职业教育改革方向上具有全局性的适应性,这也是综合研究相关应用型院校案例后得到实证的结果。
本文以文献法和案例法探析能力本位人才培养模式对高等职业教育改革方向的适应性。通过深挖能力本位教育理念本土化的内涵意蕴,以案例分析研究基于这种教育理念下的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发现在职业教育体系中,“能力”始终是本位要求,不同层次的人才培养目标可以对应不同层级的“能力”内涵,但是“能力”构建始终是现代职业教育发展的核心目标。因此,能力本位人才培养模式的内在逻辑对应于向应用型转型的高等职业教育的规划逻辑,具有良好的自洽性和适应性。